北京时间:2021年09月26日
当前位置:首页 >>焦点评论 >>普惠型服务保障幸福晚年(为了幸福美满的晚年①)
满足老年人基本需求,各地给政策给补贴——
普惠型服务保障幸福晚年(为了幸福美满的晚年①)
发布时间:2021-09-03  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
  开栏的话

  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承德考察时指出,满足老年人多方面需求,让老年人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晚年,是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重要责任。要推动养老事业和养老产业协同发展,发展普惠型养老服务,完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网络,构建居家社区机构相协调、医养康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。要把老有所为同老有所养结合起来,研究完善政策措施,鼓励老年人继续发光发热,充分发挥年纪较轻的老年人作用,推动志愿者在社区治理中有更多作为。

  各地在保障老年人老有所养、安享晚年方面做出了一些探索,即日起,本版推出“为了幸福美满的晚年”系列报道,敬请关注。

  云南省安宁市县街养老院

  财政有支持

  老人住得起

  “毕老,一块肥皂、一袋洗衣粉,您拿好啊!”又到每月生活用品发放的日子,云南省安宁市县街养老院院长杨平忠发完物资,一手按住发放记录表,一手拿章盖在签名处。

  像这样的姓名章,县街养老院共有42块,一块对应一名老人,年龄最大的老人今年88岁了。床位价格维持在普通居民能支付得起的水平,针对家庭情况特殊、没有收入的老人,每月的床位、饮食等费用都由当地街道来负责。“床位运营有补贴,在政府财政支持下,养老院得以稳步运营。”杨平忠说。

  近年来,安宁市积极推进省级养老服务综合改革试点,发展农村养老、机构养老、居家养老,统筹推进行政区域内各类养老服务设施建设,开展社会化养老服务工作。“我们要建的是乡镇、城市老人都住得起的公立养老院、公立养老机构。”安宁市民政局副局长张锐表示,下一阶段仍将持续加强公立养老院、公办养老机构的床位建设,满足日益增长的养老需求。

  “毕发老人健康状况、精神面貌都挺好,行动、吃饭基本上能自己完成。”杨平忠介绍,县街养老院实行分级护理制度。入院时,由院内两名专业评估师根据老人的身体状况,评估护理级别及收费标准,并建立个人信息档案。入院后,定期组织体检,确保老人身心健康并更新档案内容。除了像毕老这样行动自如的,还有一些失能老人。养老院将失能老人划分为轻度失能、中度失能、重度失能三类,分别提供不同程度的护理服务,针对重度失能老人增设特护护理。

  县街养老院拥有自己的蔬菜果园、养殖棚,院内一年四季小菜、瓜果、肉蛋均能够做到一定程度的自给自足。“养老不仅在于养,更在于带动老人们动起来。”杨平忠表示,为了向老人们提供更全面的服务,养老院成立了由4名工作人员、5名老人代表组成的院务管理委员会,下设调解、种植、养殖、膳食等8个小组。每位成员可以根据个人兴趣及能力承担两个小组的工作,让老人也能找到自身价值。

  今年,县街养老院对两幢老楼进行消防改造,对自来水管道、电线全部进行了检修更新,很快就能完工。这段时间里,杨平忠时不时和安全小组一起走访,对于维修要花费的钱,他不那么担心,“我们向民政局提交申请,他们核查通过后拨了一笔项目资金,我们也就放心开工了。”

  一方面,安宁市政府从财政补贴、消防及其他支持政策入手为提高公立养老院服务提供保障。针对公立养老院提升改造、消防安全改造等项目提供资金,强化养老服务保障。另一方面,安宁市民政局还联系当地学校、技校定期派出学生前往养老院展开服务。“鼓励本、专科毕业生,以及技工学院高级工班、预备技师班毕业生从事养老服务工作,符合条件的一次性给予资金补助。”张锐说。

  “老人一看大学生志愿者来了,会说‘小红帽’来啦!”,青年志愿者头上戴的帽子成了县街养老院老人们眼里的一抹红色。杨平忠表示,下一步将推进孝老爱心教育基地的建设,让更多的社会力量加入进来,一起关爱老人。

  福州市晋安区社会福利中心

  政企携起手

  确保公益性

  明亮的银发梳得一丝不苟,优雅的姿态下,一曲悠扬的乐曲便在小提琴上响起。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社会福利中心里,步入高龄的演奏者叶学铭,让一众老人大饱耳福。

  花园式的景观布置、干净整洁的柏油路面……这里的硬件条件让叶老自打两年前住进来起,就再也不愿意离开。“吃住舒服、专人护理、医养结合,这样的条件谁会不喜欢?”叶学铭说。

  这家占地52.5亩、拥有600张床位的社会福利中心,于2019年6月试运营、2020年10月正式开业,是晋安区政府携手福建华荣集团联合打造的养老服务项目,也是福建省养老领域首个政府投资与社会资本相结合(PPP模式)的项目,按照省级养老机构五星级标准建设,还预留60张床位用于保障生活不能自理特困人员等政府兜底保障对象。

  社会福利中心,入住的成本高不高?叶学铭拿出自己的家庭记账本,每个月的支出一目了然:床位费960元、伙食费650元,加上一些日常支出。护理费稍高一点,但对叶学铭来说,在可承受范围内。

  在寓所中,处处可见的适老化设施,方便了叶学铭的日常生活:上下楼有宽敞的担架梯,走道内、楼梯上、浴室内,都有扶手设置。床头备有紧急呼叫系统,并有护工24小时值守,随叫随到。

  除了悉心的陪护,医养结合也成为福利中心的特色,投资1000万元配套建设的康复医院也已落成,康复医院配备了专业的诊疗服务,并与省内多家三甲医院合作,实现了医保结算,这让叶学铭不出门就能问诊拿药。

  为充分体现福利中心的公益性,晋安区政府先期投入5000万元完成项目征地和一期主体建设,租赁给社会资本,按照实际入住面积,收取每平方米10元的租金,二期工程投资以“缺口补助”方式,于运营期9年内按照入住率和运营服务质量,每年分期支付给社会资本约600万元。政府的介入,降低了社会福利中心的运营成本。

  眼下,晋安区又联合长青养老集团(西园老年公寓),采取“中央厨房+社区配送”的模式,由专职工作人员和社区助老员、志愿者组成服务团队,统一配车,全面推开社区老年人助餐服务。“我们鼓励社会资本方专注项目运营,通过优质的运营管理获得长效收益,有效满足老年人多样化、多层次养老服务需求。”晋安区副区长吕立邦说。

  广州长者饭堂

  端上热饭菜

  幸福感满满

  中午11点半,门铃响起,温热的饭菜送上门,“胡萝卜玉米龙骨汤、冬菇滑鸡,还有蒸蛋,软糯好吃,适合老年人。”

  张姨与丈夫黄炳光是一对高龄空巢老人,两口子家住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北京街禺山社区,83岁的黄先生之前了解到居家助餐配餐服务,就在长者饭堂办理充值就餐。

  “原先我们还可以去到饭堂吃,后来他做了手术,行动不便,就我去取餐。”但随着年纪增大,张姨的记性也逐渐衰退,发生过几次因外出忘记取餐的事,引发黄叔担忧,饭堂工作人员也多次电话询问张姨延迟取餐问题。

  在了解二老的情况后,长者饭堂于2021年7月介绍了中心的送餐服务并为张姨申请,按照广州市的政策可享受送餐补贴,黄叔夫妇表示送餐上门后方便了许多,“每天都能吃上热饭,还有炖汤,营养丰富,服务也贴心。”

  “为了照顾不同老年人的需求,饭堂会根据老年人身体特点、饮食习惯和时令季节变化,制订每周食谱,做到荤素搭配、营养均衡、味美可口,并对糖尿病人等有特殊需求的老年人提供个性化餐饮服务。”长者饭堂负责人表示,“从一开始每天服务几十名老人,发展到现在服务上百人,我们也很有成就感。”

  据了解,目前广州的长者饭堂运营模式大致分4种,包括领取食品经营许可证自建厨房;由具有配送资质的餐饮企业送餐至长者饭堂;协商餐饮企业门店作为助餐服务点,为老人设置就餐区;依托高校或企业食堂,随到随点,个性化收费。

  “目前的餐费标准,基本是在每顿9—15元之间,全部长者饭堂实现刷社保卡就餐。”广州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处副处长严福长介绍,“通过企业让一点、政府补一点、慈善捐一点、个人掏一点的模式,尽量减少老人自费压力,也让长者饭堂能够实现保本微利。”

  2016年以来,广州就以保障独居、孤寡等特殊老人的助餐需求为重点,为居家老人持续提供安全、优质、健康、营养“大配餐”服务,全市综合考虑老年人居住或通达等条件,按照“中心城区10—15分钟、外围城区20—25分钟”的服务半径,科学选择布点位置。目前,全市长者饭堂已有1047家。


责任编辑:小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