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时间:2021年09月26日
当前位置:首页 >>检察 >>通报显示全国上半年查处超90名厅局级以上政法系统领导干部 彻查司法执法腐败净化政治生态
通报显示全国上半年查处超90名厅局级以上政法系统领导干部 彻查司法执法腐败净化政治生态
发布时间:2021-08-07  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
  今年7月以来,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、执行局局长孟祥,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副司令员、政法委书记杨福林等政法系统党员领导干部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  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工作报告强调,加大对政法系统腐败惩治力度,严惩滥用职权、徇私枉法行为。按照全会部署,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不断强化政治监督,坚决惩治司法执法腐败,持续净化政法系统政治生态。记者梳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发现,今年上半年,已有90余名政法系统(含原任)厅局级及以上领导干部被查处。

  从这些通报案件中看,涉案者分布非常广泛。从所属单位看,既有党委政法委、公安、检察院、法院、司法行政机关领导干部,也有公安刑侦、法院执行、监狱管理等业务部门负责人。其中,公安系统占比近四成,党委政法委机关占比超两成。

  从职务身份看,“一把手”占比近六成,反映出“关键少数”因掌握司法执法重要权力,容易成为“围猎”对象。值得注意的是,退休干部占比超三成,如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原政委龙水波2012年10月退休、今年4月被查,反映出深挖彻查政法系统腐败的高压态势。

  从岗位职责看,一些重要领域、关键环节成为问题易发多发的“风险地带”。在公安系统,执法办案领域问题较多,主要表现为有案不立、立而不侦、压案不查,以及违规变更强制措施、处置涉案财产等。在检察系统,问题集中在刑事检察条线的批捕、公诉等环节,主要表现为有罪不究、不捕不诉,更有甚者搞无中生有、加罪于人。在法院系统,问题集中在执行、审判环节,主要表现为久审不决、久执不结。在监狱系统,违规违法“减假暂”问题丛生,其中利用专利违规减刑问题比较突出。

  政法系统因其特殊性质,一些共性问题表现比较突出。问题主要集中在违规选拔任用干部、违规过问和插手干预案件、违规经商办企业等3个方面。

  通报显示,存在“违规选人用人”等问题的受处分干部占比超八成。有的热衷于搞“小圈子”“拜码头”,权力圈与关系圈相互依存、相互利用。有的以权谋私,违规为他人谋取人事利益。政法机关专业性强,有的领导干部长期深耕一域,带来人际关系的交织固化,违规选人用人滋生大量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,严重污染政法系统的政治生态。

  通报中,被指“违规插手案件处理”的占比近七成。有的以权压法直接干预具体案件处理。有的打“擦边球”,借正常履职中的批示、督促、指导工作之名,行插手司法执法活动之实。还有的同司法掮客拉关系、搞串通,利益交织破坏司法环境。记者发现,司法执法人员权力相对集中,自由裁量权较大,违规过问插手案件,成为影响司法执法公正的突出问题。

  通报中,超六成党员干部存在违规经商办企业问题。有的利用职权便利违规经商办企业,有的违规参股借贷,亦官亦商巧取豪夺。专家表示,现实中,政法机关与市场经济也会发生直接联系,一些特种行业如典当业、旅馆业、公章刻制业需要行政许可。“政法干警违规从事营利活动,不仅损害职务廉洁性,也严重破坏营商环境。”

  “政法领域的腐败问题具有长期性、顽固性和复杂性。”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提醒,惩治政法系统腐败,既要保持攻坚战的决心,又要保持持久战的定力,久久为功、标本兼治清除政法领域顽瘴痼疾。

  落实中央纪委全会部署,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严字当头深查司法执法腐败,今年以来查处的政法系统厅局级以上领导干部人数同比显著上升。在高压反腐态势下,主动投案成为不少违纪违法政法干部的选择。据不完全统计,上半年已有青海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蒙永山、山东省委政法委副书记惠从冰等至少14名厅局级及以上政法系统领导干部主动投案。

  不久前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公安部纪检监察组由组领导带队,逐一走访调研移民、铁路、缉私、民航等垂管单位,督促各单位对顽瘴痼疾大起底、大排查、大整治,一批民警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。“我们会同综合监督单位各级纪检组织,紧盯突出问题,着力强化线索处置和审查调查,坚决清除害群之马。”驻公安部纪检监察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今年以来,该纪检监察组已直接立案23起23人,独立留置2起2人,联合地方纪委监委留置3起3人。

  在严惩腐败的同时,纪检监察机关强化治建并举,督促有关部门将“当下治”和“长久立”有机结合,建立健全内部监督管理制度体系,促进整治工作常态长效。

  防止干预司法的“三个规定”,是从源头上预防“关系案、人情案、金钱案”的重要制度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最高检纪检监察组将督促落实“三个规定”作为政治监督的重要内容常抓不懈,通过压实最高检党组主体责任,深化宣传引导,督促健全制度机制等,推动严格执行“三个规定”。仅今年一季度,全国检察机关就记录报告过问或干预、插手检察办案等重大事项40006件,是去年同期的5.6倍。

  巡回法庭是老百姓“家门口的最高法院”。但由于巡回法庭远离本部、各居一隅,在日常监督和内控机制方面存在明显短板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最高法纪检监察组创新监督机制,与最高法党组就巡回法庭全面从严治党、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进行专题会商,推动最高法党组强化责任担当,加强监督检查,完善制度机制,压实巡回法庭分党组及其领导班子成员的管党治党政治责任,督促巡回法官秉公廉洁用权。

  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正在开展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和地方各级纪委监委按照党中央部署要求,加大监督执纪力度,强化警示震慑,为教育整顿有力有序有效开展提供了坚强保障。甘肃省纪委监委成立由主要领导担任组长的协同领导小组直抓直管,并抽调90多名业务骨干组成15个专项督查(核查)组,进驻各市州开展督导和重点线索直查直办。北京市纪委监委深入剖析监督和办案中发现的问题,督促政法单位查找制度建设、权力运行、监督管理等方面薄弱环节,堵塞漏洞。广东省广州市纪委监委强化协作配合,指派专人到市教育整顿办全程参与、指导、监督线索分流移送办理工作,建立专门台账跟进督办,形成合力集中攻坚。

  “通过正风反腐推进政法领域体制机制改革,把反腐败成果转化成政法领域治理效能。”庄德水建议,要以深化体制性、机制性、政策性改革为抓手,坚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惩治腐败,从根源上铲除政法系统腐败滋生土壤。

责任编辑:小胖